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岑来明的博客

文职高级警察

 
 
 

日志

 
 
关于我

想知道的能够查到。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进历史(岑来明)  

2013-07-01 08: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 进 历 史

                                                                                                     岑来明

李大钊同志有言:把人类生活横着看是社会,纵着看则是历史。这位革命先辈离开我们已经80年,可是,他的子孙曾经或仍然在你我的身边,其子李葆华担任过安徽省委书记,其孙李宏塔现任安徽省民政厅厅长。历史就是这样,以其或运动或静止的形态,始终存在于人们的周围。

                                                                                                    历史在流动

大学同学毕业20年聚会。当年的毛头小伙子或腆起肚子,或谢了头顶;当年的漂亮小姑娘或身材臃肿,或头发花白。物是人非,教室还是那个教室,可是,不少同学之间已经互不相识,常常闹出人和姓名张冠李戴的笑话。不再是青少年的腼腆、羞涩,而更多的是中年人的沉稳和豁达。人也分三六九等,尽管外表难以察觉,但是,旁人的差别对待,总能寻觅到变化的踪迹。只有未变的性情——赤膊打牌、醉卧地毯、共享家乡土特产,尤其是没有因为腐败“进去”和意外“走掉”的,依稀可见过去的痕迹。这是流动着的历史。

毕业后同学各奔东西,我被分到了劳改单位,看到了许多有趣的现象。1986年,劳改局刚从公安厅分离出来三载,四年后又与劳教局分家;为了保留警衔,只愿进入劳改警校而舍弃司法学校的人,未曾想,几度春秋,彼此都是警官学院的同事;公安厅与监狱局之间的隔墙,闭了又开开了又闭。此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今年编修地方志中的行业志。这个时期正好与自己的工作年限暗合,更能感到时光的延续。1990年之前嫌弃劳改局仅为处级建制的人,十几年后在劳改局早已升格为副厅更名为监狱局并且警服样式换了几茬的情况下,自己并未达到处级级别;立志成为学者的人,拼搏多年、颇有成就,也未晋升到高级职称;同学中没有上过大学的成了作家、导演,上过大学的却去做大小商人。此所谓“造化弄人”。

再往前推及。父母是同学,子女甚至孙辈又成同窗的并不鲜见。当年关押敌方的监狱,斗转星移,解放后本人却又身陷其中——天津、上海、南京、安庆等老监狱都发生过这样的故事。即使建国后,林彪、四人帮关押对手的北京秦城监狱等不也重演过类似的剧目吗?吴承恩、蒲松龄等科举屡试不第,却以“子不语”的神怪小说名垂青史。与此同期的举人、进士们后人知道的又有几多?

 

                                                                                                      历史在定格

编修地方志中的行业志。翻阅史料,纸质发黄,大墙依旧,人事定格。省直监狱系统8000人干部编制20多年未变,监狱干部的警察身份未变,监狱改造人的宗旨未变,大部分人的工作岗位未变,这是凝固的历史。

只要阶级存在,监狱就会存在,其阶级属性将永远不会改变。因为它的国家机器身份,在人们心目中的负面映象也难以根本改变,除非它变成了真正的工厂、农场、学校和医院。

定格的不仅仅是这些。功名利禄之心严重的依然故我,潇洒飘逸之人也未改豪情万丈,患得患失的常常被忧郁症困绕。你叫他们换一种活法,那比登天还难,所谓“本性难改山难移”。功名利禄之心严重的人生哲学是“不断进取”,只要他不危害社会侵犯他人,无可非议——他的目标就是小官成大官、小款成大款、小名成大名;潇洒飘逸之人“拿得起放得下”——成功了他笑自己运气太好,失败了他会“折本倒算”,庸常了他说“天然去雕凿”;患得患失的得到了怕被别人抢去,失去了“脓疮”也会心疼。比较理性的人则抱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态度,以不变应万变,确是好的做法。

静止是相对的,看似默默无语的历史,表面定格在那里,透过纸背或光碟,你会读出许多鲜活的故事。

 

 

                                                                                            记录着历史

工作以来,一直从事文字业务,别人用行动书写历史,自己实际上是用笔和电脑在记录着监狱历史。最基本的职责是编辑《安徽监狱》杂志,接近20年了,刊名更换了两次;1989-1990年,兼任修志工作,参与编撰的《当代中国监狱概览》安徽部分,已于2000年1月由法律出版社公开出版内部发行,考虑到保密,只印一两千本;1993年,我为当年的《中国法律年鉴》写作了“安徽省劳改工作研究所简介”一文;1998年到司法部参与《中国监狱》杂志创办,编辑了两期;2001年参与编著著作两本,承担了3万字的写作任务;参与完成司法部部级重点科研课题一项,其中直接介绍了巢湖监狱的经验;2005年3月,我又开始兼任《安徽监狱网》史话栏目的编辑,由于稿件不够,所以自己勉为其难地写作“监狱古今”、“狱神皋陶在皖西”等,这些文章有的被省地方志委员会的《志苑》杂志转载,有的被北京大学“法意网”收录;在此前后,我在《安徽监狱》杂志开辟了“监狱史话” 栏目;2005年夏天,我独自承担了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省直监狱系统分会回忆录《铁军精神再现》一书的编辑工作;今年5月底又被拉差,兼任修志任务,目前已经编撰了8万字。

                                                                                            结束语

监狱是面镜子,可以照出许多有用的信息。陈独秀更是将它与研究室并列为世界文明的两大发源地。后人又将监狱与天文馆和殡仪馆合称“人生三课堂”。李大钊、陈独秀等人深谙历史真谛,却能为真理献出一切:他们都是“五四”时期的领袖人物,北京大学的著名教授,收入是普通警察的30倍,前者为信念视死如归从容走向绞架,后者为理想安心隐姓埋名于闹市。

历史告诉我们很多,我们从中可以汲取的东西也很多。有人习得成熟、智慧,有人学得圆滑、计谋;有人继承了浩然之气,有人学会了蝇营狗苟;有人活学活用,有人食古不化……

看到当年名震遐迩的今日宛如常人,呼风唤雨的官宦风光不再,富甲一方的不过三代,我们就应该知道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如何取舍,在苦短的人生征途中如何面对。

(发表于《安徽监狱网》2006年12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